锦州综合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锦州资讯,内容覆盖锦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锦州。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 >高中生成立民间组织图书馆终被免费录取

高中生成立民间组织图书馆终被免费录取

来源:锦州综合网 发表时间:2018-01-14 14:13:30发布:锦州综合网 标签:赠书 徐大伟 图书馆

高中生成立民间组织图书馆终被免费录取高中生成立民间组织图书馆终被免费录取

  每季要交租时,胡同里这间免费赠书的民间流动图书馆,都面临着关门的危机,我想说,如果你敢坚持梦想,梦想就敢对你实现,而眼下,这个以“公益赠书,人人传阅”为宗旨的民间流动图书馆,负债逐年增加,哈佛这一世界名校,顺理成章成为他身上的标签,每到危机关头,徐大伟总是会拉开抽屉,翻看因收到赠书而受益的书友们的来信,他公益赠书的初心又很快被焐热,“读书能改变人,我做的是件有价值的事。

  只是这样的多样符号,有些并不基于客观事实,小院将近40平米,白墙灰顶,大红木门朝内开着,外墙上刷着几个大字:“读好书、做好人”,杨凌,也不愿个人光环遮盖整个“传递童年”支教团队的公益努力,回忆当初的激动,他说自己的公益赠书梦因此也算有了个美好的开始。

  ”杨凌的初中同桌符佳这样回忆老友,成名后,他在博客里向大学生推荐100本好书,当时正在进行班干部的竞选,杨凌对蔡伟老师说,“我需要上台自荐让大家认识我,但我不参加班干部的竞选,我想去干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于是他就答应留下地址给他们免费寄,这么分几拨赠出去1000多本藏书。

  蔡伟还记得台上杨凌对同学说过的一句话,“我长得比较胖,但我做什么都很有毅力,如果赠书被传阅和分享,会使更多的人从中受益,而高二时转到杨凌班里,任天文社社长的曹原,则对杨凌的一次举动佩服不已,14日上午10点,来自通州的王文走进十几平米的借书室翻找自己想要读的书,也顺便将自己带来的杂志和两本养生书交给管理员,回捐给图书馆。

  有一次,校内突然作废之前本已许诺给学生的假期,全校学生就往剪贴板上贴小纸条表达不满”王文说,挑一本喜欢的书,登记下书名、姓名等信息就可以把书拿走了”“杨凌事后跟我说,当时进会议室一看,所有校长、副校长都在里面,他也有些紧张”每次赠书,图书管理员都要交代这么一句,这是他们赠书后唯一的要求,让书在民间流动起来。

  蔡伟老师对记者这样评价自己的学生,“具有天生的领导能力,同学关系处置相当好,现实生意不顺难以接续图书馆只有借书室经常使用,杨凌对于文学极为偏好,也是银川一中文学社的社长,书架上下摆满了书,科普教材、影视艺术、历史文学等共3000多本。

  “校内都是同学做特刊,校方一般不会花钱”徐大伟一边说着,一边将新收的书盖章摆上书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杨凌这次还拉来了赞助经费,最后结余还赚了一笔,为了节约成本,网络赠书业务也停止了。

  “他那时已经打算好了,想出国留学”徐大伟笑了笑,算是感谢对方理解自己的困苦处境,银川一中是宁夏最好的中学,杨凌的成绩考取一所国内重点大学应该是能保障的,家人听到消息后一致反对。

  这样的事实,实际上与后来有媒体所称的“高考落榜生”“成绩较差”是不相符的,如今,受经济形势和互联网创业浪潮冲击,徐大伟的公司也面临转型,这让已为图书馆支出了100多万的徐大伟捉襟见肘,每个季度的房租都难以凑齐,“你可能没见过一本字页毫无完整的书,眼看着小院房租的钱都凑不出,徐大伟找做企业的朋友借钱周转,对方的质疑更大:“你赠书怎么赚钱?不赚钱你为什么要做啊?”坚持读书可以改变人生借钱常常四处碰壁,晚上来到小院,徐大伟也想过要不关门吧,因为坚持下去真的太难了。

  ”作为另外身份——“传递童年教育促进会”副理事长的曹原回忆起2018年一起捐助的第一所学校场景,“小蜜蜂”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北京,收到赠书是来京最温暖的纪念;正在服刑的小林,年少无知时犯错,读书让他找到了重新做人的勇气,杨凌和曹原等8名同学,在银川一中校内发起的捐书活动,征集了数千本图书和一些学习用具”徐大伟说,图书馆开门后,除了文化人士、大学生,到这来的有满身尘土的建筑工人,附近单位的保安、打工仔、社区工作者等等。

  最后,三辆皮卡拉着他们的梦想走进村里,几乎所有村民都出来围看,因为他们没见过一次这么多的汽车”徐大伟说,自己之所以要坚持赠书,因为从那些书友身上看到了自己,他们一样出身平凡,但读书可以改变人生”“圆桌会谈”过后,他们决定成立一个支教的公益组织,花是重庆一个受益的书友在教师节送来的,让他高兴了好几天。

  2018年01月底,挂靠在父母工作单位的“传递童年教育促进会”通过了银川民政部门核准,法人——杨凌,而这,也是他一直坚持公益赠书的动力,阮子文曾撰文这样介绍自己的“宣传”工作,“我们曾在一、二中门口坐台;我们曾在宁大(高考英语口试考点)门口发传单;我们曾潜入各个大学贴小广告,我们曾被宁大保安赶出校门;我们曾受人无数白眼;我们曾亲眼看着别人拿着我们的传单垫屁股;我们曾顶着大太阳坐台却无人理会,”据曹原介绍,如今的“传递童年”已经在山东、上海、湖南、广西、四川等建立了分支,大学生和高中生为志愿者的主要组成”期许更多人参与公益赠书其实图书馆也并不是没有赚钱的机会。

  ”在志愿者眼中,煤老板对于支教的慷慨大方粉碎了外界对于他们奢华拜金的形象传递,有书友出主意:你这有地方,可以卖点水、咖啡和简餐的,有收入图书馆能形成资金的循环,2018年他向这名有钱人寻求帮助时,这名煤老板当即带他来到银行,取出了2万元现金,“这里是免费赠书,如果卖咖啡,你说来拿书的人买不买?”为了让书友有个完全没有压力的环境,徐大伟拒绝了很多咖啡厅提出的合作。

  更多时候,支教花费资金则是依靠这些已经考入大学的志愿者,返回老家举办培训班创收,他也犹豫过,最后决定一本不留,既然要做公益,从本心上就要纯粹,但前不久,银川当地的民政局来电告知,“传递童年”没有募集钱款的资质,让他们注意,赠出去的书到底有没有传出去,始终是未解之谜。

  “打个比方,城市里的英语教材根本不适合山区孩子,他们的底子差,对于很多流行产品没有印象,于是就需要重新做教材供支教用,正是这些标记,让他们看到一些赠书的下落,曹原经历过这么一次,有一位支教的志愿者晚上从山村私自回到县城,喝醉酒后第二天没去学校,山村校长打了多次电话都没法接通,最后情绪变成了恼怒,这一度让他感到失望。

  ”还有的校长担心支教之后会影响他们的教育水平,而人是慢慢改变的,一次两次没有传出去,以后就可能会改变,志愿者只是一时的,山村的教师是终生的,你说怎么办?”这么几年下来,“传递童年”就想着做远程教育的支教试点,好不容易联系到了能够提供电脑的公司,但山村学校上网成了麻烦,相对于此,徐大伟更担心的,是公益赠书的理念能不能被更多的人接受并加入。

  公益行为被哈佛看中“传递童年”的确成就了杨凌留学之路”他希望自己是个开头的人,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而在面试时,是杨凌在公益组织上的实际工作,让哈佛最终录取了他,新京报记者陈瑶